狄俄尼索斯的信徒

黄喻《无方之尽》推荐

http://galleryroom5.lofter.com/post/446d76_4decaac第一章链接

 其实平时不吃黄喻,但这篇文除却番外,基本无差。

  可以说这篇文的喻队形象是注重人设的我喜欢的最不符合喻队人设的一篇,但绝对不ooc。这一切是因为它的背景,少天失联。

  文章是双线走的,一条是少天刚失联时,一条是三年后。第一条时喻队像是冰裂纹瓷器,维持着表面的器型,游刃有余地应对各种事物,裂痕却是实打实的存在,但还不至于破碎。

  另一条则是三年后。觉得人物的心理变化其实很考验作者功底,尤其是这种阴暗,抑郁,浓烈的情感。三年的偏执,渺茫的希望,过去的回忆,无一不像阴魂一般缠绕,逃不出,脱不离。甚至连表面上的温和假象都无法维持,害怕着真相,却依然追寻着真相。这里的喻队不很完美,想普通人一样,会迷茫,会害怕,会沉沦,是遍体鳞伤的,但是也是一如既往地坚强。很高兴太太最后还是让他重新看到了太阳,不在独自一人黯然舔舐伤痕。

他的身边有真正的朋友,老叶和大眼一直在帮助他,也一起揭开并不美满的真相。

  至于另一个男主,全文存在感很强,基本一直活在别人的记忆里,对话中,形象却很丰满,让人忍不住一点点去描摹他所经历的一切,越去做越发感到心疼。到了最后他才以一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方式登场,真相是假,让人愈发痛惜。

 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只是一个接一个巧合意外才造成这悲惨的结局。

 文中关于脑回放技术让人心惊,那是一切秘密无所遁形,毫无隐私的屈辱,使我想到大刘《时间移民》中的《镜子》,不能说末路,但科学的产物解决了一些问题,也确实带来了更多的问题,结果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贴上喻队的情感爆发,感受一下太太神一样的文笔

叶修唏嘘:“你也是不容易啊。”

喻文州呵笑:“那是,而且不觉得我吃大亏嘛……”

“嗯?”

“人一口都没尝过就要对他负责任,太不划算了。早知如此,我当年就该先下手为强,办了他再说——”

“我靠,喻文州你别仗着喝醉就耍流氓啊!”

“嗯……我也就现在打个嘴砲而已,哪能耍流氓呢——”喻文州眯起眼睛,自己说着,最后没了声还带了点怨念似的。

然后就不动了,叶修想他这是清醒了还是没清醒,实在摸不准。

“好了,还要不要洗澡啊……”叶修只好伸手推攘一下,喻文州扭开了他,“怎么,没闹够?”

“叶神……你看过那些实验日志……你说,那状况下,几乎活不过来的吧——”

喻文州声音很小,几乎要被水声淹过,叶修愣了愣,只道:“怎么,都捱了三年,现在才知道怕?”

“怕啊……就是都捱了三年才怕——”喻文州揣着自己两边手肘,缩着身道,“我这三年都在找他,但我却从来不敢去想……就是,想他……想他的过去,或是未来——”

“因为梦总是要醒的,醒过来我还是我,一切都没有改变……难道不害怕吗——”

在找到真相前,连哀悼都没办法。

他就是疯狂地找他,不可自抑地想找到黄少天。

但却不敢想他,简直是把黄少天这三个字当成毒蛇猛兽一样遏止在外,不越雷池半步,不让他靠近自己,心里、脑里甚至梦中,他都不敢想。

当然他常常会失败,失败后的苦总是格外让人承受不下。

而那年如一日的梦境,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完全融入他生命中的一个梦,彷彿可以陪着自己一同老死而去。

喻文州有点打颤,叶修想他是心里难受还是真冻着了,犹豫着催促他去洗澡,但却半天说不上话,烟也完全地烧尽了。

“我以为……那个科学家的死才是让我绝望的原因。有了一点希望,却又被重重地击倒,当然这很令人痛苦,但我发现我根本在欺骗自己——我就像是站在终关BOSS前面不敢往前一脚的孬种。我说过不管他是死是活我都要找到他,好像很豁达很坦然,但那是假的,那是我在安抚我自己,我远远没有那么强大——我对你说没有更糟的状况,其实怎么可能没有呢……”

他讲得急了被水呛了一下,叶修看他状态不是很好,出声想安抚却被喻文州推开:“我当然希望他活着,怎么可能想他死——”

叶修怔了一下,却无法有什么接话,只能道:“你醉了,别想那么多。”

喻文州充耳不闻,声音越来越大,短短地喘着像是用全身力气倾泄这些情绪:“比起找到他却得到永远失去他的答案,我宁可他用那个该死的梦折磨我一辈子!反正三年都捱过来了,再一个三年十年二十年到我死去身边都还有这个梦,永远都是那样子的样貌与神情,好像我的一部分永远驻留在他身上,虽然找不到他,不知道他在哪里……”

“但……但是如果他捱不下去了,如果三年就是极限……你也看到那个数据了,他根本就是快要死的人啊!我不敢想像他这三年用什么方式维生的他变成什么样子,如果这个梦就突然消失了断了,要是我找到他时……或是他根本就死了,这样的难受如果远远超过现在的痛苦,我肯定会受不了我真的会被他搞疯—-我会变成一个我都不认识的自己,打从心里的坏了而且凑不回去——”

喻文州像是突然通电一样激动起来,一个失控就拿自己的手砸在磁砖上,叶修第一下没能拦着,这一敲得狠了,手上未结痂的伤立即见了血。

叶修抓住他的手腕,跟喻文州耗力气起来,花洒的热水在两人身上弹跳着,溅起一片片水花,而喻文州一边反抗叶修,声音几乎沙哑得听不清本来的温和:“有一瞬间,我竟然不希望找到他。如果等着我的不是那个鲜活的黄少天,我甚至不想找到他。我有这种想法,就在我心底,我感觉得到一直都感觉得到,这种恶心的……比什么都黑暗的想法,是为了我自己,不是为了他,这样的我根本不该在他梦里笑得跟傻瓜一样,那根本不是我,我没有那么好!”

“甚至开始厌恶起他来,我都分不清楚我是喜欢他还是憎恨他的。我憎恨他留给我的一切,也恨他什么都没留给我,但我又怕他永远离开,对,还会恨他离开,但我又胆小的懦弱的,想着如果那个梦突然掐灭了我该怎么办,要是我来不及找到他该怎么办我简直都要疯了……”

“喻文州你给我冷静——”

喻文州只扭头想挣开对方,好像一旦逃开叶修的牵制就可以解脱一切似的,拼尽了全力,但他终究抵不过酒精跟对方的力气,也不知道在气急什么,吼了好几句让叶修放开他却无果后,突然觉得特别委屈,三年来的难受压抑跟愤怒突然就一股气冲上喉咙。

“妈的那个不敢告白的混蛋凭什么这样折磨我——”

 

叶修忙于应付喻文州的酒疯呢,他鲜少这样束手无策,讲道理听不进去,但对于喻文州除了讲道理外还有什么方式?难道还打昏他?

那一瞬间,叶修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希望着,要是黄少天还在就好了。

“他凭什么他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了,管他的这些我通通都不想管了!”

吼完像是用光了肾上腺素,也或是自己都给自己吓着了,喻文州的挣扎稍微缓了下来。他失神地吸了口气,短颤的吐息像是哽咽一样,最后垂下脑袋,一抽一抽地喘。

叶修确定他不再有力气后,只蹲下来看着那人。酒醉套路倒是没什么特别,撒泼完了正喘气呢,完全不像没事的样子就是了。

到底黄少天确实不在了,也没告诉过他该拿喻文州怎么办。叶修也只能叹气,倾身道:“文州啊,你这样也没什么,黄少天确实挺气人的,正常人给他这样折腾哪受得了啊……是不?”

喻文州听了,顿了下,不知道是叶修的话起了作用还是疲惫与酒精压垮了他。

过头的激动缓去,他脸上的神情不复往昔,也没有了激动,就剩下没什么防备的,那种喻文州以前不曾显露人外的,可能就真的是脆弱吧,叶修想。

不知道黄少天有没有看过这样的他,或是黄少天在的话,根本不容许这些东西发生在喻文州身上吧。

叶修松开他,喻文州就是静静地垂着手放在腿上,死气沉沉的,红着眼睛轻道:“是啊,他怎么就不能放过我呢?”

最后他弯下颈项,湿润的额头就顺势撞在叶修肩上,不知道是人的体温总有渲染的效果还怎么了,他认认真真地哽咽了,听到自己的哭声回荡在浴室每个角落。他也不记得上次这样失态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当然也不觉得难为情,只觉得眼角的温热触感很是陌生,但却一发不可收拾。

“我刚刚梦到他的梦……就这样没了……”自己的声音在叶修的手顺上肩膀时再也忍不住,边说边哽咽,口齿不清没有逻辑,没有一点的逞强,哪怕是对自己强硬,“我真的害怕——我没办法感受第二次,我只是……没办法接受而已……我只是想少天别离开我——”

叶修感觉肩上的热流溢满了,他不擅長這種事,安慰喻文州的动作不是很顺畅,甚至有点僵硬,最后只好把人的脑袋往自己肩上按,希望能稍微抚慰一下老朋友的这份脆弱与无助。 

叶修拍了拍他的背,低头道:“没事,没事了,你做得很好了。”

 

“真的很好了,这样就够了——” 

喻黄《包办婚姻》推荐

  不假思索地以米洛太太打头了,这是我在喻黄圈里最喜欢的一位太太,文字很美,意境情感很到位。
  最重要的是文字幽默风趣,脑洞很大,很多,还圆得很棒,没有逻辑上的问题。风格多样,不会腻味,只会让你思索,太太这回又有什么奇妙的故事。
  总之,这位太太推荐全文扫的。
  

  回归正题,这篇文章在太太的文里不算太出名,但确实是这文一下吸引了我。
  如果硬要归类的话,算是先婚后爱,背景也一本正经地扯得有模有样,但内容温和有趣。乐乐轩哥都是逗比损友,却各有不同。
  开头就同居了,生活模式老夫老妻,情感上还是温水中的青蛙,在做无用的小挣扎,很可爱。
  韩楚的故事很搞笑,两人也超配,表面严肃霸气,内心温柔的韩队和装淑女的女汉子楚队配一脸。故事不复杂,但很好玩。双鬼也是超秀的。

贴一段双鬼

饭后。

李轩舅舅和黄少天舅舅研讨,包办婚姻到底好不好。

“当然不好!”黄少天一拍桌子。

李轩立刻拱手:“有何高见!”

“反对包办婚姻。包办婚姻当然不好,但是喻文州好。”

李轩:“……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没有,”黄少天端起茶杯,笑眯眯地学着喻文州的神态,“就算是自由恋爱,我们也早晚会结婚的。”

李轩疯了,给吴羽策发消息:“我觉得黄少天真的很过分!”

吴羽策回复:“嗯,我也觉得。”

李轩:“那你觉不觉得你老用自动回复糊弄我也很过分。”

吴羽策:“嗯,我也觉得。”

吴羽策撤回了一条消息。

吴羽策:“不觉得。火锅好吃么?”

李轩:“还行,但是没有你做的好吃。”

吴羽策:“嗯,我也觉得。”

李轩:“我还觉得你很爱我。”

吴羽策:“嗯,我也觉得。”

吴羽策没有撤回。


说明

  lofter开了很久一直用来看文,看了好久,遇见了各种各样可爱的太太,也被她们笔下的文字打动。在晴天午后笑的像个傻子,也在夜晚被窝里心疼得直抽。手残不会画画,小说也写不过万字,但是总想为我喜欢的他们做点什么,于是想到推文。萌的cp有冷有热,质量参差,数量很大,所以想把自己最喜欢的介绍给大家,就是这样。